荒诞谎言

有限的爱给了有限的人。

【all叶】Part1 秘密在你房间的柜子里

◎精神病30题,part1为依赖症(其实看不出来。)
◎没有文笔和智商,有bug请尽情鞭策。

––––––––––

    走廊里传来一阵骚动,叶修不假思索地闭上眼装睡,静静地听了一会儿发现并不是冲他来的,也就将信将疑地睁开了眼。

有病床在地板上飞快滑动的声响,脚步声凌乱而急促,门缝透出的光线时明时暗,有几人在争论着什么,不一会却又陷入沉默,只剩下分道扬镳的脚步声,还念念不忘地留下回想。

叶修似乎听到了一些熟人的声音,正疑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忽然眼前大亮,光线猝不及防地溢了满室,有人站在门口,抱臂看着着他。

"这么晚还不睡?"

叶修放下挡亮的手臂,心里暗暗舒了口气,还好来的不是张新杰,不然有他受的。

"这不有大动静吗,一把年纪了不经扰,可不就醒了。"

来人闻声开了灯,叶修刚要出声阻止,那人倒是心领神会地安抚他:"新杰有事不在。"

"有大人物来了?张大医生却不在。"叶修打了个哈欠。

"生死面前人人平等,来者也不见得是什么大人物。"来人还贴心地给倒了杯水,杯子中的水被击打出由低到高的声调,他放弯了眉眼,整个人的气质和他身上的白大褂一样和煦。

"失眠会使人精神衰弱,喝点水缓缓吧叶前辈。"

"还是小喻你人好,"叶修眯了眯眼,"半夜三更的怎么有人进来?还说不是大人物。"

喻文州噗地一声笑出来:"这里可是医院,救死扶伤的,只要是病人,自然出入有理。"

"是是是,"叶修喝了口水,"我来这么多天,见的伤员却也不是很多,"他眼神闪了闪,"王院长亲自接管的更是少之又少咯。"

"你知道是王院长?"他好脾气地给他掖了掖被子——这一举动让叶修尤为不满,他又不是小孩子——然后他在叶修耳边低低地笑了笑:"你吃醋啦?"

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刚倾下的身子很快折返,他提了水壶叮嘱了叶修几句好好休息就出了门,灯也复被关上,仿佛刚刚的一室亮堂都是叶修一人错觉。

叶修摸了摸鼻子,心想喻文州这人还真是新鲜,隔靴搔痒的功力怕是无人能及,到哪都轻地跟羽毛似的——

欲拒还迎。

"一个两个都不正常。"他嘟囔了一句,终于倒在枕头上准备好好补上一觉。

––––––

叶修来到这个野战医院已经两个月了,两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他摸清陌生场所里里每个人的底细。

偏偏这家医院是个例外。

据医院里的其他病人们透露,叶修是被王院长从外头直接带进来的,一进来就有不少医生围着救治,推进手术室数小时保住了命,王院长更是成了他的主治医生,可谓是风光到了极点。

病人们私底下都认为,叶修必定是什么大人物,王杰希院长是其一,喻文州和张新杰两位医生的陪护则更有几分耐人寻味。

每每听到这样的传言,叶修总是呵呵一笑置之。

——这才是最令人生疑的地方。

喻文州人是极好说话,待人总是三分笑;王杰希是正经地很,无奈那双大小眼倒是毁气氛地很;张新杰则刻板得多,一推眼镜却老叫人感觉脖子后凉嗖嗖的……

叶修无奈地想:

一群心脏,有什么好说的。

三个人轮番上阵使得叶修也觉得束手束脚,旁人将叶修的殊荣描绘的天花乱坠,叶修倒是不为所动。

原因很简单,叶修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他感觉自己的记忆八成是受损了,很多往事变得模糊了起来,无法得知发生了什么的叶修只能从旁人的一举一动来提取信息,而偏偏这家野战医院和谐无比,丝毫没有受到"战"的影响,病人们在其中的表现更是正常无比,倒不如说是其乐融融。

两个月的时间没能让叶修提取到一丝一毫关于自己过往的信息,他有试过去旁敲侧击王杰希他们,然而一个比一个暧昧的态度让叶修也不免疑惑了起来。

––––––

叶修再度睁开双眼时天已是大亮,白色的墙壁让他有几分茫然,他揉揉眼睛才恢复神志。

两个月来的搜集信息的确劳人心神,叶修却绝没有疲惫到失眠这般夸张,但精神不佳却是不可否认。

所幸习惯性的晚睡也为他带来了一丝有用的信息——

这所医院,入住了"又"一位大人物。

他也不由得精神振奋了一会儿,于是下床打算出门遛遛,不定会有什么新鲜事儿呢。

想到这里他便自在了,他不是什么八卦的人,但八卦在这闷人的医院中何尝不是一种消遣,于是他哼着不成调的小曲,乐呵呵地打开了门。

两对目光齐刷刷地射向他,叶修不为所动,但在看到其中一人时还是有些微讶。

"呦,一天不见,新杰我还怪想你的。"他幸灾乐祸地打量着眼角挂着黑眼圈的张新杰,"还有大眼啊,人小张风尘仆仆地,您好歹放人去休息啊,何必苦苦纠缠。"说着还抛了个你懂我懂的眼神。

"叶神抬举我了,您的想念我可愧不敢当。"张新杰推了下眼镜,没好气地回到。

王杰希想必是习惯了,对于这样的叶修式打招呼法见怪不怪。

叶修这么一提醒,张新杰对王杰希点了点头,瞥了眼叶修扭头就走,叶修有些奇怪地打量着张新杰的背影。

"啧,大眼你还真不解风情。"叶修戏谑道。

"……你再不去食堂恐怕只能吃馊水了。"

"坏了。"叶修一拍大腿也扭头就要走,王杰希眼疾手快拉住他。

"到我办公室去,我供应你的早饭行了吗?"

用的是颇为无奈的语气。

––––––

"我一直觉得,王杰希你当院长真是不值,"叶修一边把食物往嘴里塞一边说,"你该去当个保姆,管一大群孩子的那种,我丝毫不怀疑你无法胜任这一职责。"

"你这种人就天生有种单亲爸爸既视感,呸什么单亲爸爸,机器猫。"

王杰希不说话看着他就笑,笑的叶修心里直发毛:"你啥时候喻文州附体了,到底什么事快说。"

王杰希拿起纸巾给他擦擦嘴,揉得叶修肉疼,叶修严重怀疑他是故意的。他却漫不经心:"你这样子要是被新杰看见了八成要训你的。"

"不怕,他这不是不在吗。"他说着凑近了王杰希:"哎我说大眼,小张昨天去哪了啊?"

"你关心这做什么?"

"我这不看你们都不怎么出去吗,还以为说是医院有相关规定呢。"

"那些规定要真对你有用你就不会是叶修了。"王杰希依旧不紧不慢。"倒是你,昨天偷听到不少东西吧?"

叶修揉揉鼻子把身体往后挪了挪:"哪能啊,我就是睡不着。"

见王杰希没有过多反应,叶修试探性地问:"昨晚上到底来的是谁啊?这么重要连你都出动了。"

王杰希默不作声打量了下他:"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昨晚好像听到你声音。"叶修尽量让自己的眼神显得真诚十分。"要出什么大事了吗?"

王杰希笑了笑,十足的温柔。

他说:"叶修你要好好休息。"

然后留下满头雾水的叶修扬长而去。

"……算了。"

––––––

魏琛正和病人们从天南争到海北。叶修插进去问了句:"又在说什么呢?"

"还能有啥,老魏又在说他年轻时那些个破事儿。"人群中有人应到。

"我呸!老夫曾经也是神一般的少年,老夫进来时你们还不知道投胎在哪儿呢。"

"听你口气好像进来很久了,"叶修仍旧漫不经心,"得的什么病这么难治?治了十几年没治好倒是养了个猥琐的祸害,难为医院这么多年拯救社会了。"

"谁告诉你老夫有病的?"魏琛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里可是医院,你没病却也不是医生,你进来干嘛?"人群中有人发出质疑。

"精神病人不也大都这样吗,感情老魏你这是……"

不少人发出一阵大笑,魏琛心有不甘地瞪着他们,复又一脸"我不同你们计较"地别来脸,再转回是脸上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

"我跟你们说,这医院与其说是医院,不如说是监狱。"

"监狱?"人群又是一阵大笑。"这有吃有穿还能自由行动,还有医生给治病,你家监狱待遇这么好?"

魏琛摇摇手表示和你们真是没话说,人群自讨没趣随后便散的七七八八,叶修看准了时机上前拉住魏琛:"你刚刚说这里是监狱,有什么依据?"

魏琛斜他一眼:"你待遇不一般自然感觉它好。"

叶修呵呵一笑:"听你的意思似乎知道什么?"

魏琛摇摇手指,确认四周无人,这才凑到叶修耳旁:

"秘密在你房间的柜子里。"

––––––

叶修打量着张新杰的黑眼圈,不禁戏谑道:

"才回来没多久你就忙起来了?我觉得王杰希应该给你发个表彰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那种。"

张新杰穿着白大褂,不为所动地开始提取药液。

"最近事多。"

张新杰拍拍叶修手部肌肉,他那骨节错落有致的手被橡皮管束缚着,青色的血管微微涨起,叶修眉都不皱一下,任张新杰将药液推进。

"难得你还生龙活虎。"

没了橡皮管的手正被叶修用另一只手把玩着,"说得好像你巴不得我死一样。"

张新杰皱眉:"没事别总说这种话。"

"哎呀,你急什么。"

叶修拿起一旁的体检报告单冲他摇了摇。

"你看,我这不活的好好的吗。"

张新杰神色复杂了一会,叶修只觉得好笑,他的张医生向来色厉内荏,明明是关心别人却偏要嘴上斥责。

这时张新杰却没头没脑地补了一句:"最近……别总和喻文州泡一块了。"

"啧啧,你这是为了哥和文州起内讧?"叶修走到张新杰身边,"你吃醋了?"

张新杰不动声色地避开叶修的眼神,拖着椅子向后退了退。

––––––

    叶修再一次回到病房时已近傍晚,仍旧是哼着不成调的曲,手中却多了一份体检报告单。

张新杰说得没错,他能蹦能跳的确当的起一句生龙活虎,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无病无灾的正常人——或者不只是他,野战医院里绝大多数病人都是这样,吃饱了没事做就下楼和别人插科打诨,有兴致地还会去练练身体打打太极之类的,整个一安心社区既视感。

当然,如果忽视掉关于精神科疾病一栏上的结论,那么一切就该更和谐了。

叶修嘲讽地笑了笑,准备打开病床前书桌上的柜子把体检报告单放进去。

魏琛今早的那句"秘密在你房间的柜子里"还真没让叶修多在意,毕竟叶修记忆受损,身边的一切都有可能是查出过往的关键,柜子这种东西更是早就留意过,如果里面真有什么东西叶修还能苦苦又寻了两个月?

联系到从张新杰那获知的:医院里大部分病人都有精神类疾病,魏琛的表现更是可以解释得清清楚楚了。

叶修这么想着,打开了柜子。

柜子里静静躺着的两样东西仿佛是刻意为了嘲笑叶修的先入为主,叶修略略睁大了眼——他记得昨天这里还是没有东西的。

一盒上面写满他看不懂的外文的药、一张同样写满陌生文字的纸。

这是柜子里的全部物什。

叶修放弃了同那盒药做斗争,展开了那张纸细细探究起来。

这仿佛是一纸协议,底下的落款要比上方正文让叶修感到亲切地多。

那是叶修从小识到大地中文。

左边端端正正地签着一个让叶修熟悉无比的名字,右边的三个字则让叶修陷入了更大的惊慌与疑惑。

心念电转间,叶修不由想冲出房门问个究竟,然而比他更快的,是大地的震动。

天花板的粉尘在簌簌地往下掉,病床和吊瓶架在地上滑动着,更远处似乎有女病人们尖锐的呼救声,脚步声再度响了起来,踏在走廊里,回声敲击在人的耳膜上。

叶修扭转得本就急,又突遭此变故,摔在地上更是猝不及防。叶修忍着耳边的轰鸣,歪倚在地上,左手牢牢地扒着桌腿,右手却是攥紧了那张纸。

他强自安慰着:不过是一场小地震,很快,很快就过去了。

大地仍在震荡,叶修爬到桌下,仓促的空间让他愈发不安。

这时他突然有点怀念那三人了,不管是王杰希,喻文州,还是张新杰,随便来一个也好啊!

他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合上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种想法还真是奇怪,我怎么会想起他们三个呢……呵……"

他睁开眼,看向了手中那张纸,眼神炽热地仿佛要将它射穿。

"不,我还有你呢……"

"周泽楷……吗。"

––––––––––

谢组织不杀之恩(ง •̀_•́)ง

接了四个梗大概会连起来写成一个故事(ง •̀_•́)ง

可公开cp……你看我打的最后一个tag……

我挺喜欢埋伏笔的,不过因为智商和文笔问题都

是浅显无比的伏笔(ง •̀_•́)ง

没怎么体现出依赖症,不过下章会开始重点叙述

的……

最后还是,谢组织不杀之恩么么哒!

评论(16)
热度(51)
© 荒诞谎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