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谎言

有限的爱给了有限的人。

【叶黄】不绝如缕

◎黄少生快!一直很爱你!

◎给梨影的投喂@叶少天

    你不嫌弃就好!

––––––––

漫长的车队一眼望不到尽头,正是炎热的夏天,地面上的热气蒸腾而上,纵然是在车内,闷热感仍令人焦头烂额。

一旁有车主不时地按喇叭刷存在感,分明只是一场交通事故致使的临时封路,沉重而冗长的喇叭声足以使得人心惶惶。

叶修按上车窗,拿出手机噼里啪啦地摁,对话框里那人依旧活跃着,叶修完全没了回复的心思,手机低垂在手上,抬头看了看漫无边际的长龙,沉寂了一会却又按亮了手机,屏幕明明暗暗地返在叶修的脸上,映出眼神里不知是期待还是失落的神情。

要像游戏里一样拥有上帝视角的话,现下的这些被堵在路上的车主们也就不足为奇了,骂街的照骂不误,按喇叭的也只会窝在车里按喇叭发泄几下,像叶修一样果断关窗免打扰的人也不在少数。

毕竟大城市最不缺的就是人,堵车什么的,应该早就习以为常了才是。

叶修终于放弃了同手机斗争,对话框里除了那人先前的雀跃便只剩下了几个刺眼的问号,叶修不予理会,有些报复性的把手机扔在一旁,打开电台节目以做消遣。

里面仍旧是叽里咕噜一通废话,女主播滔滔不绝地叙述着什么,不外乎撒娇卖萌假正经,叶修心烦意乱,恶狠狠地按下了切换。

––––––

黄少天端坐在叶修家门口,嘴唇死抿,原本锐利而明亮的双眼拧在一块儿,眉眼间颇有几分壮烈成仁的味道。

他认真时都这样,不管是和那人玩荣耀时,还是高三时为了那个约定拼命时。

其实倒不如说是赌气。

明明看见了叶修的回复,却宁愿打手机上毫无技术含量的跑酷游戏也不愿意回一个字。

过道间的声控灯再一次因沉寂熄灭,黄少天没能及时适应,手上一翻,手机就这么掉在他腿上,砸的他膝盖疼。屏幕上的小人坠入深涧,偌大的game over字样处处透着嘲讽。

他眼神晃动一会儿,看着手机的光亮渐渐暗下来,才想起来去捡,拿到手中却是下意识去翻信息。

叶修的上一句回复还摆在框里,和他的叙述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在你家门口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黄少天记得他发这句时几乎是抱着慷慨赴死的心态的。

「你来H市干嘛」

透着屏幕也可以看出他的漫不经心。

「过生日来找你玩啊,像去年一样。」

「你先干点别的吧,我有点事。」

……

黄少天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七点了。

眼睛被光线刺的发酸,他揉了揉,后知后觉地在地上跺了跺。

声控灯应声而亮,楼道里还在回响,夏季夜晚并不算特别冷,黄少天揉弄着腿,不知为什么膝盖更疼了。

他盯着橘色的灯光,也不知是在看什么,良久才发出一声喟叹。

––––––

叶修就着音乐电台的声音小憩了一会儿,醒来时已是晚上七点多,这一小时里连10086都没来关心他,音乐电台倒是叽叽喳喳毫不尴尬。

正是一个俏皮甜美的女声,合着跳脱欢快的鼓点唱着什么,尾音欲拒还迎。叶修听了两句就知道又是那种唱着暗恋未遂的小情歌,也不由哑然失笑,不过他也没急着去切换,权当消遣往下听。

那歌词倒是画风一变——

「Late night watching television,but how we get in this position?」

「It's way too soon l know this isn't love.」

一本正经地唱小黄歌?

叶修靠在座椅上,思绪渐渐飞远。

女声渐渐放轻,而叶修微微有点愣神。

「But l need to tell you something——

l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and l want you,do you want me,do you want me, too?」

突然增大的量与先前悄悄话一般的倾吐形成了鲜明对比,叶修有点想笑——这女的告白就告白好了,整得跟黄少天似的,一句话要说几遍才算完啊?

这个念头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在他脑中炸开,一时间真有点五味杂陈。

他打开手机,黄少天还是没有回复他。

––––––

叶修和黄少天初识是因为网游荣耀。

叶修上大学那会就开始打荣耀了,一路虐菜过来,可怜了他的室友们,明明是一块儿开始玩的,怎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某天竞技场,叶修操纵着一叶知秋一路碾过去,到一个剑客那才有了几分惊艳之感——手速很快,反应也不错,尤其是耳机中清脆却绝不悦耳、源源不绝的垃圾话,很好,剑客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有惊无险地干掉了剑客,顺带附上标准的叶修式安慰,一叶知秋掉头就走。

当时还在上高一的黄少天被叶修的几句话撩的拍案而起,夜雨声烦追着一叶知秋出了城就打,换了别人叶修绝对不理他,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在听了二十分钟垃圾话后还无动于衷,不要怂就是干,一叶知秋提着却邪就和夜雨声烦扭打在了一起,其惨状闻者耳聋见者瞎眼,滔滔不绝垃圾话混合着技能音效,显卡爆炸的同时还真有那么点好看。

然而这俩人却并没想当然地结下梁子,反而因为棋逢敌手而惺惺相惜,年少的黄少天荣耀技术突飞猛进成了新一代小霸王,大魔王叶修倒是一如既往的强到爆炸。

熟络到了可以交换地址的地步后,俩人面了一次基,事后叶修屡屡嘲笑黄少天当时的紧张模样,平日游戏里嚣张跋扈的黄少天在机场小心翼翼地问:“请问你是一叶知秋吗?”

    叶修看着那个低眉顺眼的黄少天噗地笑了,黄少天毫无防备地看着他,模样仿佛一只被欺负了的小白兔。

    一秒后就确认了他的身份,然后小狮子张牙舞爪地扑上来打他。

    叶修满不在意地一把搂住他,黄少天确认了他的身份后便无所顾忌了,挣扎开来:“你干嘛搂我?”

叶修手横到自己头上,又横到黄少天头上比了比,憋着笑看了看黄少天。

“你!你你你!比什么比!我还可以长高的你别嚣张的太早!”

——说着就立下了一个天大的flag。

––––––

高二暑假的时候黄少天直接住在叶修那权当度假了,只不过这假期生活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一方面重复着宅男生活吃饭睡觉打游戏,一方面却又要忍受叶修天然的嘲讽力——不过黄少天除了心痛就没什么了,吃完饭竞技场见,谁怕谁?

叶修工作后就处于一个人过的状态,任家里头老妈弟弟乱闹,一年也不见得能回他帝都的“家”几次。

黄少天觉得叶修的生活技能点肯定早被磨出来了,做饭做的像模像样的,也不像学校食堂三天两头秋葵,都挺符合他口味的。

他当时并不知道知道叶修在他来前几个星期就开始学做菜,而从前,叶修都是泡面凑合过去的。

等他知道时他去质问叶修,叶修也只是点了根烟在一旁悠悠地抽:“你这不是学生吗,老吃泡面对身体不好。”

“那你抽烟难道对身体就有好处?”黄少天斜着眼睛瞥了一眼叶修手上的烟。

“噫,你不懂。”

黄少天扑上去抢了叶修手中的烟,叶修微微一愣,竟任他抢了去,黄少天刚想开口说什么,叶修就捂了他的嘴说:“不许抽。”

触及一片温热,叶修不为所动,眼神是出奇的严肃。

黄少天挣脱:“我什么时候说我要抽烟啦。”又补一句:“吸二手烟也伤害身体的好伐,你要真心疼我就别抽了。”

刚说完发现不对:“呸什么心疼,我是说,我是说……”

“我知道。”叶修打断他。

“是在乎。”

双目相对,黄少天心微微一跳,叶修却转移了目光不再看他。

––––––

后来叶修到了黄少天的主场G市陪他浪了几天,最后一天送他去学校,黄少天还嘲他说他特像老妈子,说话间神采飞扬眼神真比那夏日的太阳还要耀眼。

黄少天是高二升高三,学校成绩优先从8月9号开始补课,黄少天觉得有点遗憾生日没人陪着过了,叶修买了俩冰激凌说我没别的送你,送你冰激凌当是蛋糕吧。黄少天说我怎么觉得我这生日过得真廉价呢?

“你要是高考能进我那所大学,只要没不可抗力,年年生日都陪你过如何?”

叶修那所大学黄少天是知道的,怎是一个吊字了得,不用叶修激他他也会视那所大学为理想大学。

然而此情此景说出来更具有一番挑战的感觉,下战书的可是叶修,难得不是他倒贴,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可像是赌气似的,黄少天没拒绝也没接受,拿起冰激凌就啃,冰的他牙齿打颤,叶修果不其然一脸幸灾乐祸,黄少天拿起被自己啃过的冰激凌就要往他嘴里塞,被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黄少天穿过马路走向校门,转过来看了眼叶修,他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黄少天一咬牙不再看他,心里却下定决心:看我明年怎么削你,以后年年去纠缠你。

叶修看他暗自纠结的神情就好一阵幸灾乐祸,这样的表情他真是百看不厌,心直口快的黄少天极少露出这样的表情——

倒不如说,只有他,只有对他,叶修,才会露出的表情。

––––––

黄少天高考结束就被拉着和同学出去玩了,这一年他几乎没怎么碰过荣耀,好容易结束了地狱般的高三可要玩个够本。

高考他自觉发挥不错,毕竟他也从来都是一点就通,聪明劲放在学习上也不遑多让。

高考场上春风得意的黄少天一上荣耀自然是好一阵快活,加了个大公会很快爬上了高位,想去问候一下许久不曾联系的叶修,却看到了他身边的一位同伴——橙色头发在风中飞扬,太阳镜别上脑袋,长着一张美貌的脸却手持重炮,怜香惜玉之心自然会有。

叶修见他来了毫不避讳地给他介绍:“少天啊这是沐橙,我学妹。”

“黄少你好呀,我常听叶修说起你呢。”

耳机里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黄少天也向她打了招呼算是认识了。

之后就是副本,很明显叶修在带苏沐橙,还没满级的枪炮师有些跌跌撞撞,然而在叶修的指导下倒是不见慌乱,手法不算高明但倒是十分精准,黄少天想这也是一个可塑之才,不定未来也是个高手。

叶修可以称得上是以温柔的语气在指导着,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起了个疙瘩,怎么抚都抚不平。

––––––

临近生日黄少天二话不说拿着录取通知书就飞去了H市,叶修照例来机场接他,还嘲他怎么这么急,黄少天不为所动说难不成你还想赖账?叶修不理他默默开车,黄少天想我来都来了,叶修再无耻也不能把我赶出去吧?就这么呆了下来。

临到生日那天叶修把苏沐橙喊了来,还附带了苏沐橙的哥哥苏沐秋。正主黄少天还没说什么呢,那边苏沐秋早自然熟的搂着他说:“既然阿修能把我们喊来给你过生日那就是一家人了啊!”

黄少天:大哥你谁啊还有谁和你一家人。

那天如果忽略掉叶修全程给苏沐橙夹菜这样的举动的话,黄少天还是过得很畅快的,他们三个大老爷们把雪碧言欢推心置腹也算是交了心,叶修不喝酒,苏沐秋倒是没顾忌,但苏沐橙也不愧为妹妹了,拦着他不让他多喝,苏沐秋临走还是苏沐橙搀扶着走的,黄少天也被灌了一些,不算太醉却有些难受。

叶修开车总算是把他运到了小区。一进门黄少天就瘫在沙发上了,叶修看着他不由感叹:“真熊,都多大了还这么熊。”

然后他打算把黄少天扶起来,无奈却被黄少天带倒,他压在黄少天身上对方竟然不嚎,只是扯着他的衣服问八卦:“你和他们兄妹到底什么关系啊?”

“不是说了嘛,沐橙是我学妹,沐秋是我同学……喂你别乱动。”

黄少天往外挪了挪自己被压住的腿:“那苏沐秋干嘛说我到你这就和他们一家人?难不成你和苏妹子……”

叶修制住他乱动的腿:“别乱想,我和她关系就跟和你一样。”

“哦——”黄少天觉得一股莫名的火气冲上脑海,“和我一样吗……”

叶修隐隐觉得他有点不对头,然后他就感觉到了嘴唇触上了一个湿软的物体,而黄少天的眼睛微眯,在他的眼前却无数倍放大。

少年眼睛有点红,隐隐地有水光。他的手却自然而然地搭上他的脖子,他自己的脖颈仰出一道弧线,锁骨漂亮地让人很想啃上一口。

然而一切都比不上唇上的触觉来得让人——

意乱情迷。

似乎是因为不够满足,黄少天舔开了叶修的唇,迫不及待地去探索,舌尖窜过叶修本就张开的牙关偏偏不再深入,这一举动激发了叶修的占有欲,把他压在沙发上后,叶修的舌头也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战局,黄少天口腔上壁被反复地舔舐着,喘息断断续续地外泄,津液交换地肆无忌惮。叶修终于遵从了内心的欲望,离了黄少天的唇就去啃他的锁骨。

“唔……别——!”黄少天惊叫着推开了叶修,两人俱是喘息连连,惊魂未定的模样。

叶修看了看黄少天脸上烧人的云霞与自己不整的衣衫,眼神中的惊慌一点一点蔓延到心。

“抱、抱歉。”叶修放开了黄少天,跌跌撞撞地跑去了自己的卧室。

而黄少天此时更是懊恼十分。

出格的举动固然有酒精煽风点火的原因,但这举动下的真心必然也暴露无疑。

“糟糕……叶修他……”

––––––

「我觉得我们彼此都需要冷静一下,那天晚上的事我可以当做是醉酒后的冲动和意外。」

「接下来还是不要多联系了吧,你毕竟年纪小,有些事情还懂的不太透彻,我想……」

屏幕上的文字黄少天已没有心思去看,他把头埋进手里,心里五味杂陈。

“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啊叶修!”

“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甚至以这种方式……折磨我。”

––––––

大一这年黄少天把自己堆在了课程里不去管自己的感情生活,然而想见他就是想见他,时间越久就越是想念。

没告诉第二个人就来了H市,本想来个突然袭击却发现一年时间太过久远,久到足够让那个一年前还和自己推心置腹的人连条消息都不曾发来问候。

8月10日是他的生日,他站在机场内,好像第一年一样,身边有亲人重逢的,也有爱侣相聚的,衬得他孤孤单单可怜十分。

到了叶修家门前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法进去,曾经那么熟悉的地方却将他阻隔在一扇门外,真是讽刺无比。

尝试着给叶修发了信息,得到的答复却也是冷淡无比,一句有事再无下文。黄少天坐在他家门前,大夏天莫名觉得有点冷。

或许这段莫名其妙的暗恋就这样了吧。

但,但我好不甘心啊……

––––––

前方车辆终于开始缓缓地挪动起来,叶修有些惊奇,一首歌的工夫,怎么就通了?

电台里那个女声仍在锲而不舍地唱着,叶修发动起车子,看了看手机——还是没有黄少天的回复。

自作自受。

他明明这一年来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那个执着地说他喜欢他的小鬼,却刻意冷落着不去理会。

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少年终于吃到了苦头,这段不清不楚的感情应该就要结束了吧?

黄少天一直等不到他,应该离开了吧?

只要自己不去理会,他自己就会离开他的。

离开他。

或许期限是永远。

叶修恶狠狠地加大了速度,仿佛是在和心底那个小人赛跑。

––––––

黄少天越来越困,他靠着叶修家门,觉得心底最后一点的希望也在流失。

声控灯暗了下去,他没再踩亮,任黑暗无边,寂静吞噬最后一点私心。

忽然有人匆匆冲上楼,灯又亮了。

黄少天打起精神去看。

叶修眼睛亮亮的,虽然喘着气,浑身却满是一种珍宝复得的喜悦。

黄少天觉得意识有点模糊,但他还是笑着问:“你回来啦?我还以为我今天等不到你了呢……哈哈,哈哈,我真傻,我就说你不会耍赖的……”

“嗯,”叶修走到他的身边扶住他,“堵车耽搁了,抱歉。”然后声音有些颤抖地说:“生日快乐。”

黄少天不再看他,眼皮垂了下来,看样子是又累又困,强撑到现在的。

叶修看着眼皮渐渐聋拉下去的黄少天,放柔了目光。

“啪嗒”一声,锯齿和钥匙齿咬合在一块复又分开,清脆的开锁声却仿佛也扣响了心底的那扇门。

“黄少天?”叶修探下头去试探性地问了问,然而小太阳黄少天早已进入休眠模式,眼皮颤了颤也不知是不是回应。

叶修无奈地抱起他进了门。

深更半夜尤其容易追忆过往,看着黄少天平静的睡颜,叶修叹了口气。

还能这样纠缠多久呢?

他想起电台节目里那个轻巧俏皮的女声,开始还只是羞涩地小声吐露爱意,当一切豁然开朗,终于敢于大声地唱出如热火般炽热缠绵的爱意。

堵车时的焦躁总容易让人心火四起,心想这女的怎么和黄少天一样,叽叽喳喳吵吵闹闹。

然而在看到黄少天的一刹那他的不满终于还是偃旗息鼓——那样一个锐目低垂,欲语还休的黄少天,叶修几乎要以为是错认。

尽管刻意拉开了距离,但只要一个对视,再悄声的心意也被放大,心如擂鼓根本不需要理由。

而清楚了这一点后,还有什么事度不过去的呢?

“l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and l want you,do you want me?do you want me,too?”

这样直白的话语,叶修并不指望能从黄少天口中说出。

可他从黄少天如炬的目光中读出了。

尽管挫败却不放弃,强调重复的爱意鲜明的引燃爱火。

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我爱你。”叶修吻了吻他的眼睛,而黄少天的睫毛颤了颤,嘴角安心的笑容仿佛是在回应他:我也是。

––––––––
文中所用歌词来自《l really like you》。

评论(2)
热度(36)
© 荒诞谎言 | Powered by LOFTER